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中导条约》岌岌可危


时间: 2018-10-23

  核心阅读

  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20日表示,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并指责俄罗斯长期违反该条约。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21日到访俄罗斯,据报道,博尔顿此行一大任务就是告知俄方美国打算退出该条约。分析人士指出,美方若真退约,俄罗斯势必予以回应,同时将刺激德国等欧洲国家神经,危及全球核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

    

  美国——

  指责俄罗斯多年来一直违反条约

  特朗普20日在内华达州的一次集会后表示,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理由是俄罗斯多年来一直违反条约,且该条约限制美方研发新武器,“我们将不得不发展这些(被条约禁止的)武器”。特朗普并未提供俄方违反条约的细节。

  21日正在莫斯科访问的博尔顿有望与俄总统普京以及多位高官会晤,并讨论涉及该条约的具体问题。目前,美国国务院和五角大楼都没有就美国欲退出该条约发表任何声明。

  《中导条约》全称为《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导弹和中短程导弹条约》,1987年12月8日由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华盛顿签署。《中导条约》是自有核武器以来美苏首次达成的真正削减核军备的条约,被视为双方为限制军备竞赛迈出的重要一步。条约规定,在条约1988年生效后3年内,美苏双方销毁射程在500公里至1000公里的短程导弹以及射程在1000公里至5500公里的中程导弹,包括常规与核弹头的导弹以及导弹的陆基发射器,而且以后不得试验、生产和拥有这些武器。为保证条约实施,允许双方进行现场核查。近年来,美俄两国多次相互指责对方违反条约。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鲍勃·科克表示,俄罗斯应对《中导条约》面临被废止的结果负责,但如果没有一个全面战略来解决退约后的潜在问题,美国不经协商就贸然退约,也将威胁到美国的长期国家安全利益。在科克看来,特朗普的表态更像是一种“敲打”。他认为,特朗普的表态可能是谋求对该协议进行重新谈判,或作为筹码向俄方施压。

  俄罗斯——

  将以军事技术和其他必要手段回应

  针对特朗普这一表态,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2日表示,美国一旦采取实际行动退出《中导条约》,将会使世界更加危险。届时,俄罗斯将不得不采取措施保障自身安全,并在该领域重建平衡。

  俄罗斯外交部与国家杜马(议会下院)21日分别表示,如美方继续一意孤行退出《中导条约》,俄方将以军事技术和其他必要手段予以回应。

  俄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表示,美方凭借臆想,多次指责俄违反《中导条约》,但却没有任何证据。美国这种粗暴方式让国际社会日益感到不满。美方声称退出《中导条约》是企图要挟俄方在战略稳定问题上让步。美方应避免破坏《中导条约》,俄方愿就此与美对话。

  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表示,美国打算退出《中导条约》,试图在全球裁减军备道路上埋下一颗“大地雷”。“美方退出该条约将给核军备控制带来严重危机,使世界面临军备竞赛。如美方确实退出《中导条约》,俄方具备所有必要手段,确保自身及其盟国安全。”

  据报道,戈尔巴乔夫21日警告称:“美国领导人决定退出《中导条约》是个错误!这是对全球和平的威胁。”他说:“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破坏过去的裁军协议……华盛顿方面真的不明白这会导致什么后果吗?”他呼吁:“为了保护地球上的生命,必须保留所有旨在进行核裁军和限制核武器的协议。”

  美国前驻乌克兰大使、布鲁金斯学会军控专家史蒂文·皮弗表示,一旦美国退约,俄罗斯将不再受限,自由部署巡航导弹和中程弹道导弹,后果很严重,“美国将为破坏条约承担责任”。

  舆论——

  可能引发新一轮核军备竞赛

  目前,各方都对美方这一表态表示严重关切。德国政府发言人21日发表声明说,对美国宣称要退出《中导条约》感到遗憾,该条约是控制军备的重要力量且符合欧洲利益,北约成员会就美方此举可能带来的后果进行讨论。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对特朗普这一表态进行了批评,称这是“令人遗憾的”,“这将给美国和欧洲带来难题”,《中导条约》为欧洲安全体系提供了重要支撑,美国政府这样做让德国和欧洲很难办。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2日表示,《中导条约》是美苏两国冷战时期达成的重要军控与裁军条约。该条约对于缓和国际关系、推进核裁军进程,乃至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均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今天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单方面退约将造成多方面消极影响。“我们希望有关国家珍视多年来之不易的成果,通过对话协商,慎重妥善处理与条约相关问题,在退约问题上三思而后行。”

  英国《卫报》援引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副所长马尔科姆·查尔莫斯的话称:“这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核军备控制危机”。有专家指出,当前美俄军控协议前景堪忧,不仅《反导条约》已撕毁、《中导条约》岌岌可危,双方2010年签署的第三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也将于2021年到期。如若这两个条约相继失效和到期,全球或将面临自1972年以来,首次对核国家的核武库没有任何限制的局面。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德沃尔金认为,一旦美国真退出《中导条约》,俄美两国发展中短程导弹的行动将公开化。从技术层面上看,美国可能将中短程导弹部署在中东欧地区,直接威胁俄罗斯本土;俄罗斯的中短程导弹虽打不到美国本土,但直接威胁到欧洲国家。在这种情形下,美国与其欧洲盟友的矛盾和分歧将加剧。美国军控协会裁军与威胁削减政策主任金斯顿·赖夫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也表示,美国退约后,真正的风险将由其欧洲盟友承担。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此番威胁退出重要的军控与裁军条约,这种为维护“超级大国”地位而单边“快进”,给国际社会带来历史的倒退,是在开历史倒车,更是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的挑战。一旦条约撕毁,可能引发新一轮核军备竞赛,危及全球核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