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伊斯兰国”控制区域被压缩 安全局势前景仍不乐观

伊拉克期盼早日走出战乱泥潭


时间: 2017-04-14

  4月8日,在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伊拉克联邦警察部队在街头巡逻。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近来,伊拉克政府军收复摩苏尔西城的战事不断取得进展。然而,伊拉克问题的最终解决,除了诉诸军事行动,也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

  “‘伊斯兰国’的战斗力、凝聚力都在不断减弱”

  伊拉克国防部4月12日发表声明说,政府军战机当日对摩苏尔西城萨卜尼亚地区实施了空袭,炸死20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伊拉克联合行动指挥部也于同一天宣布,伊空军空袭了“伊斯兰国”位于摩苏尔以南80公里处哈达尔镇的一处据点,炸死包括数名头目在内的15名武装分子。伊军收复摩苏尔西城的战事不断取得进展。

  伊拉克联合行动指挥部发言人叶海亚·拉苏尔近日表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伊斯兰国’控制下的伊拉克领土面积已从2014年的40%减少到6.8%。”这印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日前的说法,他在访问巴格达时说,伊拉克的反恐战斗已经进入“最后阶段”。

  叶海亚·拉苏尔在谈到摩苏尔西城战局时指出,极端组织武装的主要首领已经逃离摩苏尔,其武器装备的70%已被摧毁,还有部分武装分子在负隅顽抗。鉴于西部城区人口极为密集,街道狭窄,一些孩子遭极端组织强迫做“人弹”,目前政府军在西部城区的推进速度有所放慢。

  一名美军军官12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目前尚不能预计摩苏尔收复战何时能够结束。“老城区道路狭窄,地形多变,车辆难以通行;当地居民成分复杂,战局难以预料。然而很明显,随着时间推移,‘伊斯兰国’的战斗力、凝聚力都在不断减弱。”伊拉克《晨报》报道说,有来自摩苏尔的情报称,“伊斯兰国”武装内部发生了重大分歧,原组织首领巴格达迪或被取代。

  “伊拉克人民仍然在渴求和平和一场安稳觉”

  就在摩苏尔鏖战正酣之时,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已经悄悄度过了第十四个年头。“美军入侵巴格达已过去14年,伊拉克人民仍然在渴求和平和一场安稳觉。”阿联酋《海湾在线》这样评论。

  沙特《生活报》说,现在的摩苏尔仍有数千名平民遭到围困无法逃出,每天都有因交火波及而造成平民伤亡的事件发生;有的平民在试图逃离战场时遭遇不幸,有的居民被极端分子充当人肉盾牌,无辜丧命。伊拉克官方证实,在联军攻打摩苏尔以东地区时,一次空袭就造成了200多名平民的死亡。联合国难民署称,自去年10月以来,从摩苏尔及周边地区逃离的流离失所者人数已达到约25.5万人。

  伊拉克“苏美尔电视台”无奈地说,14年来,该国电力部长走马灯似的换了7个,然而供电危机却一直解决不了,供电时断时续,老百姓苦不堪言。面对电视台的镜头,不少巴格达居民说,原来干净整洁、井然有序的城市如今接近一片废墟,老百姓的生活每况愈下,“缺水、缺乏卫生保障,教育缺失,毫无安全感可言”……

  “超过半数的伊拉克人口处于粮食不安全风险之中!”世界粮食计划署4月10日发出警告。报告称,目前伊拉克的“脆弱性”已经达到史无前例的水平:超过53%的居民以及66%的流离失所者食不果腹;近75%的15岁以下儿童为了帮助家人获取食物而不得不辍学工作。伊拉克南部地区的相关问题最为突出。

  “如不尽快结束战争,恢复国家正常运转,伊拉克将面临崩溃的边缘。”埃及《消息报》评论说,“2011年12月18日,美国从伊拉克撤走了最后一批士兵,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说,美军已经帮助伊拉克人民掀开了一个新的历史篇章——看看如今伊拉克的现状,十分讽刺。”

  “外部势力的粗暴干涉只会加剧局势的复杂性”

  “当前伊拉克国内乱局难解,唯有以恢复国家和平与稳定为前提,打赢反恐战争,才能更好解决政治问题,否则国内和地区局势会持续恶化。”英国《阿拉伯圣城报》13日刊发伊拉克学者叶海亚·卡布希的文章认为,当前中东地区热点频发,伊拉克问题已趋边缘化。然而伊反恐局势对整个地区影响重大,维护该国边境安全,防止恐怖分子越境流窜,帮助伊拉克重建政局稳定应当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并置于优先位置。

  2005年伊拉克过渡政府成立后,伊拉克党派间权力争斗越发激烈,教派冲突愈加血腥,安全局势日益恶化。这期间,伊国内恐怖主义势力也趁乱坐大,衍生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给地区安全带来严重威胁,溢出效应波及中东各国。分析认为,近日“伊斯兰国”在埃及发动恐怖袭击,就是该组织报复它在叙利亚、伊拉克和埃及所遭到的围剿,同时也为了显示实力和“存在感”。

  “伊战摧毁了伊拉克原有政治体系,彻底打破这个国家的政治平衡和社会稳定。为了压制愈加激烈的反美势力并掌控伊拉克新政府,外部势力按教派和族群进行权力分配,伊拉克一夜间出现很多新党派。实际上这些所谓的民主政党是小利益团体的代言人,政客们热衷于争权夺利,不关心国家前途;外部势力也暗中挑起教派间的冲突。”叶海亚·卡布希在文章中说。

  “中东阿拉伯国家命运的决定过程中,总是缺席阿拉伯的声音。”埃及《金字塔报》12日发表评论文章《中东的昨天和今天》,再次强调:中东地区的问题与其地理和历史特点是分不开的,外部势力的粗暴干涉只会加剧局势的复杂性,让中东地区走出不安与动荡的泥潭变得困难。

  《人民日报》(2017年04月14日2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