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召集全部驻外机构负责人建言献策

澳大利亚寻求重新规划外交战略


时间: 2017-04-10

  核心阅读

  澳大利亚正计划制定新的外交政策白皮书。近日,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召集所有驻外大使、高级专员公署专员、总领馆总领事回国举行会议,讨论澳外交、贸易和发展政策及目标,为制定《外交政策白皮书》提供素材。

  有分析认为,澳政府如此大规模召集驻外使节,说明其面临的外交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到了重新规划外交政策的时候。  

  内外压力增大,亟须重新规划外交政策

  这是澳大利亚首次从全球所有113个驻外使团同时召集主要负责人。澳外交贸易部发表声明说,新白皮书将指导澳大利亚如何与国际社会融合、发挥国际影响,维护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澳上一次公布外交政策白皮书还是在2003年。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世界存在严重不确定性的今天,澳大利亚有必要利用好资深外交官的经验与智慧。”

  当地舆论认为,澳大利亚当前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来自美国。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第一天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对澳大利亚来说无异于一记重击。澳大利亚前驻美大使比兹利说,澳美关系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政治上,还因为美国对澳大利亚的巨额投资,但特朗普声称美国资金必须回流到美国,这对澳大利亚经济来说也是个糟糕的消息。不久前,澳总理特恩布尔首次与特朗普通电话,谈及两国此前达成的难民安置协议,可原本预计1小时的通话只进行了25分钟。

  悉尼科技大学客座教授黄向墨认为,除了美国因素,英国“脱欧”、经济全球化进程受阻、非法移民、反恐形势严峻等诸多全球政治经济形势新变化都让澳传统外交政策面临挑战。黄向墨表示,澳大利亚政府重新规划外交政策与内政也不无关联。去年的选举过后,澳政府的支持率始终在低位徘徊,经济增长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内部压力越来越大,而不少内部压力来自外交的受挫。现政府面临内外双重压力的局面,意识到必须重新规划外交政策的时候到了。

  提升国家实力,经济外交成为核心内容

  澳大利亚政府2003年公布的外交政策白皮书明确定义澳大利亚是位于亚太地区的西方国家,与北美洲和欧洲有密切的关系,但又强调与亚洲的关系和与美国的联盟同等重要。但在篇幅上,2003年外交政策白皮书与亚洲关系的章节中关于中日韩等国家只占很小的部分,与美国的联盟关系却用了一整章来阐述。白皮书认为,亚洲没有欧洲那样的安全体系,因此美国的介入就成了维持地区稳定的重要因素。

  14年过去了,澳大利亚面临的外部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亚洲地区的经济实力和国际话语权与日俱增,中国不仅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且双方已经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毕晓普在此次外交使节会议上表示:“澳大利亚对外关系的重点方向是周边国家。中国的崛起是史无前例的历史性事件,对澳大利亚影响深远。中国的发展成为推动澳大利亚连续26年实现增长的主要因素。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必然伴随日渐强大的战略影响力,这是完全可以预料的。”

  黄向墨认为,面对新的外部形势,澳新版外交政策白皮书中的一些表述出现变化是可以预期的。比如有关对华关系部分的篇幅有可能会增加。此外,新版外交政策白皮书可能会重点阐述澳与亚洲、特别是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关系,并积极推进经济全球化,因为毕晓普已经明确对外交人员表示,经济外交将成为澳对外交往的核心内容。

  应对形势变化,加强与亚洲国家经贸合作

  当地舆论认为,澳大利亚目前外交政策的重点应该是如何在逆全球化抬头的今天,继续加强与亚洲的经贸合作,力推自由贸易。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形势的发展,特别是随着亚洲整体经济实力的增强,澳大利亚与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经济融合程度越来越深。黄向墨认为,有相当一部分澳大利亚人已经越来越认同澳大利亚是个亚洲国家,这种亚洲认同反过来也会对澳大利亚的对外关系产生影响。

  不过也应看到,澳大利亚与欧美国家的传统联系依然非常深厚,并将长期影响澳大利亚的对外政策。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说,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单凭自己的力量难以保卫国家安全。二战前的英国和二战后的美国不仅承担起了保护澳大利亚安全的角色,而且牢固的对美关系更成为维系大多数澳大利亚人身份认同的纽带,这种关系甚至超越了政策层面,成为澳大利亚人的一种心理寄托。

  怀特说,目前的趋势是澳美对彼此的安全承诺越来越少,两国在同盟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澳大利亚有一种危机感,那就是即便在有盟友承诺保障其安全的情况下,澳大利亚人依然担心在关键时刻会被盟友抛弃。”怀特认为,澳大利亚日渐重视推行独立的外交政策。

  《人民日报》(2017年04月08日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