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印证市场此前预判 业界评价有利有弊

美联储加息走上“提速通道”


时间: 2017-03-17

  核心阅读

  经过两天的决策会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3月15日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到0.75%至1%的水平,这是3个月以来美联储第二次加息,也是10年来第三次加息。  

  小幅加息频率提高

  有分析人士指出,连日来市场判定美联储加息,因此当天的加息未能提振美元,也导致当天黄金期价下跌。当天,衡量美元对6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下跌0.65%,在汇市尾市跌至101.040。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市场交投最活跃的4月黄金期价15日比前一交易日下跌1.9美元,收于每盎司1200.7美元,跌幅为0.16%。

  此次加息表现出继续保持“小步走”策略的特征。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美国经济深受其害。为了刺激经济增长,美联储从2008年12月开始大幅降低利率,并将利率维持在接近于0的水平。2014年10月,美联储宣布结束量化宽松政策,一年后的2015年12月决定加息25个基点。2016年12月再次加息,同样是25个基点。至今,美联储三次加息都是25个基点,正是符合了美联储主席耶伦多次强调的“渐进式加息”的策略。

  分析认为,美联储加息节奏走上了“提速通道”。自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政策后,美国经济显示出稳步复苏的势头。市场曾普遍预计2015年加息3次,2016年加息4次,但结果并非如此。2015年第一次加息后,整整过了一年,美联储才再次有所行动。可如今不到3个月,美联储就采取了行动。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官员预计,到今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中值将上升至1.4%。这意味着2017年可能加息3次。2018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将处于2.0%—2.25%之间,表明明年还将加息3次,每次加息幅度为0.25%。之后加息幅度略微增加,2019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将达到3%。

  多重因素促成加息

  美联储加息“提速”有多种原因。首先,美国经济近期走势增强。美联储15日发表的声明称,2月份以来的经济指标显示,美国就业市场继续走强,家庭消费继续温和上涨,企业固定投资有所企稳,整体经济活动保持温和扩张步伐。长期以来,美联储最为关注的两大目标是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美国国内经济在今年2月份净增了23.5万个就业机会,总体失业率降低到4.7%。失业人数减少就意味着很多雇主恐怕要给员工加薪,才能留住他们,尤其是那些出色的员工。美国人平均工资比一年前增长了2.8%。通货膨胀同样令人欣喜,核心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1月份创下5年来最大月度增幅,2016年12月及2017年1月的同比增幅都达到1.7%。截止到1月份,过去一年的通货膨胀率上升1.9%,接近了美联储2%的年率目标。

  其次,美国经济整体形势良好。这几年美国总体经济虽说复苏缓慢,但也呈现出稳步迈进的态势。2013年增长2.2%,2014年增长2.4%,2015年增长2.6%。2016年有点特殊,全球经济普遍疲软,美国经济仍保持增长1.6%。目前,美国经济基本面不错,除了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令人满意之外,个人消费开始抬头,房产市场一片繁荣,汽车销售强劲,加之美元走强、利率较低等多重因素,美国经济显示出稳步复苏的后劲。

  再次,全球经济前景改善。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温和回升至2.7%,2018年增速将进一步升至2.9%。2017年发达经济体增速预计将小幅回升至1.8%。主要经济体、尤其是美国的财政刺激有望促使国内和全球增速高于预期。在大宗商品价格上升的情况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整体增速应能从2016年的3.4%回升至2017年的4.2%。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企稳向好,欧元区经济增速小幅上升,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也出现“转暖”迹象。

  自1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推出了一系列旨在复苏国家经济的政策,诸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大幅减税、复审多德弗兰克法案、投入1万亿美元基建、增加540亿美元国防开支等等。自去年11月8日大选投票日以来,反应灵敏的华尔街一直骚动不已,道琼斯指数先后跃过了19000点、20000点、21000点大关,创下了一个又一个历史新纪录。如果特朗普经济政策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推开,美国经济有望进一步加速,有望实现4%的增长目标。

  加息影响有待观察

  有分析认为,美联储加息有利有弊。有利的方面是,随着加息通道打开,国际资本可能会更多地涌入美国,美元也有望走强。不利的方面是,美国企业生产成本会增加,出口竞争力会降低。美联储加息还会产生溢出效应,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的资本外流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加重,从而影响世界经济增长。

  根据美联储的最新预测,2017年美国经济将增长2.1%,2018年增长2.1%,2019年增长1.9%。美联储此次加息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美国经济“过热”而不是“过冷”。业内专家的看法也不尽相同。浦瑞兴金融集团经济专家格斯·佛谢认为,经过长达10年的高度宽松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已经起航。而巴克莱银行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加彭则表示,美联储一边加息,一边却没有在加息预期上给出更快行动的信号,这说明美联储想利用有利的金融市场形势,不希望开启更快的加息通道。

  国际金融业协会全球宏观研究首席经济学家乌尔里克·比耶认为,鉴于美国经济不存在过热风险,美联储与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不会持续分化,美元升值大部分已被市场消化,未来美元进一步升值空间有限,这将减少美联储加息对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货币贬值等方面的压力。

  《人民日报》(2017年03月17日2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