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8223674631_1.jpg
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韩国多地持续爆发示威抗议,要求停止部署“萨德”系统

“反对‘萨德’,我们斗争到底”


时间: 2017-02-28

  2月27日上午,韩国民众在乐天集团所在大楼门前举行抗议,要求乐天拒绝向国防部提供部署“萨德”用地。本报记者马菲摄

  “韩美部署‘萨德’协议完全无效!”“拒绝提供‘萨德’部署用地!”2月27日上午10时,来自韩国庆尚北道星州郡、金泉市的居民以及韩国市民团体成员聚集在乐天集团所在大楼前高呼口号,要求乐天拒绝向国防部提供“萨德”用地。抗议民众试图进入大楼,但被大批警察拦截在大楼门口,双方长时间对峙。

  参加抗议的一名首尔市民向本报记者表示,部署“萨德”是朴槿惠面临总统弹劾前做出的决定,现在朴槿惠都已成为犯罪嫌疑人,国防部却仍然在不断施压要求乐天同意转让星州高尔夫球场作为“萨德”部署地。“我认为乐天有充分的理由拒绝。”

  然而,韩国国防部27日表示,乐天集团董事会当天通过了关于转让星州高尔夫球场供驻韩美军部署“萨德”的决议,军方最早将于28日与乐天签署换地协议。

  金泉市民第188次烛光集会现场——

  “萨德”是冷战思维的产物,我们只要和平

  24日19时,庆尚北道金泉市的火车站广场上一片宁静,写有“誓死反对部署‘萨德’——金泉市民第188次烛光集会”的舞台背景板提醒着往来的人们,抗议集会每天都在这里举行。

  火车站的候车厅内,人群聚集在一台悬挂着的电视机前,新闻中正播放有关“亲信干政”事件调查的最新情况。一名正在候车的中年男子无奈地向本报记者说道:“之前是朴槿惠政府决定部署‘萨德’,还有爆料称崔顺实推动了这一决定并从中获得巨额回扣。目前总统面临弹劾,国防部却仍在推进‘萨德’部署,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19时20分,冰凉刺骨的寒风吹得人一刻都不愿在室外停留,68岁的韩胜皓却和老伴儿一起在广场上席地而坐。“自从韩国宣布部署‘萨德’以来,我去首尔参加的抗议活动都不下十场了。”老人向本报记者表示,部署“萨德”是危害国民安全的事,虽然自己年事已高,但一定会全力抗争。“‘萨德’是冷战思维的产物,它根本不能保护我们,反而将我们推向了更加危险的境地。美国为了自己的战略利益不惜加剧紧张局势。我们不要‘萨德’,只要和平。”

  19时30分,反对“萨德”的烛光集会正式开始。反对部署“萨德”金泉市民对策委员会共同委员长朴喜柱在台前挥舞着一面写有中文的“反对‘萨德’”的大旗。朴喜柱告诉本报记者,自己其实想表达的是,反对“萨德”,也反对乐天与国防部签署换地协议。中国对韩国来说十分重要,乐天也在中国有很多业务。自己想通过中文标语,让更多中国人也知道韩国人强烈反对部署“萨德”。

  “我的头发在去年抗议‘萨德’的削发活动上剃光了。” 朴喜柱摘下帽子说,“我每天都扛着手里这面大旗在金泉市内示威,一天要示威6个小时,到现在已经进行了172次”。

  星州高尔夫球场所在地区居民——

  政府强行部署“萨德”,完全无视民众的看法

  从金泉市驱车南下向星州方向行驶,道路两旁尽是各种反对“萨德”的横幅,一些已褪了颜色,颜色鲜艳的横幅又不断被悬挂起来。行驶约20公里后,记者到达星州高尔夫球场所在的星州郡草田面韶成里山,山脚下有两名警察和一辆警用大巴。从山脚下一路盘旋而上,又有两辆警用大巴和10余名警察在半山腰驻留。最后,在高尔夫球场的入口处,两名工作人员拦下了记者并告知,目前高尔夫球场处于停业状态。

  山脚下,当地村民制作的一个被折断的“萨德”导弹模型醒目矗立着。村民金庆洙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村子里每天都会有村民轮流进行反对“萨德”的抗议活动,每周三下午的抗议规模都会扩大。

  “我们的村子离星州高尔夫球场直线距离不超过1公里,可是政府却从来没征求过村民的意见。”金庆洙说,自从国防部将星州高尔夫球场定为“萨德”部署地后,从未有政府官员来到这里给村民们进行过说明,哪怕是问卷调查都没有。

  “不管我们如何反对,政府就这么强行推进,完全无视民众的看法。部署‘萨德’将使我们居住的地区变为军事打击目标,严重威胁我们的生存安全。”金庆洙愤怒地说道。

  星州郡政府所在地民众——

  韩国部署“萨德”,只会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从乐天高尔夫球场继续向南,行驶约15公里,记者来到了星州郡政府。从去年7月13日韩国国防部宣布将在星州部署“萨德”的那天起,星州民众就一直坚持每晚举行反对“萨德”的烛光集会,从夏至冬,从未中断,到25日晚已经举行了228次。

  “‘萨德’不仅不能部署在‘星州’,在韩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以!”19时30分,反对“萨德”的烛光集会正式开始,人们围坐在暖炉旁,认真聆听着台上发言代表的讲话,并不时高呼反对“萨德”的口号。抗议的民众们,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全都聚精会神地坐在那里,表情坚定。

  撤回部署“萨德”星州斗争委员会共同委员长金忠焕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韩国不同地区已成立了6个反对“萨德”的组织,这些组织定期开会沟通,共同制定反对“萨德”的行动计划。

  “如今对政府已完全不信任。韩国主流媒体都偏保守,抗议‘萨德’的新闻几乎很难在主流媒体上看到。” 金忠焕说,对于星州人民来说,对外发出抗议之声已越来越困难。

  金忠焕表示,在韩国部署“萨德”是美国出于自身战略利益的考量,“萨德”只要在韩国部署了第一个,以后就会有第二个和第三个,这只会加剧地区紧张局势。为了出口武器,美国不断在世界各地制造紧张局势。韩国不惜牺牲与中国的关系坚持部署“萨德”,将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现在也很难预测最终结果会如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一定会斗争到底。”金忠焕说。

  《人民日报》(2017年02月28日2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