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rb2017022321p30_b.jpg
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官商勾结痼疾加剧韩国政坛乱局


时间: 2017-02-23

  

  韩国宪法法院2月22日宣布将原定于24日进行的总统弹劾案最后一次庭审推迟至27日。图为日前支持弹劾总统朴槿惠的民众在首尔举行集会。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韩国宪法法院2月22日宣布将原定于24日进行的总统弹劾案最后一次庭审推迟至27日。总统“亲信干政”事件自去年10月起持续发酵,问题疑点不断被披露,引发了韩国舆论对于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纠葛不清的思考。

  韩国社会期待以此次事件为契机,将成为痼疾的官商勾结连根拔起,让不正常的发展模式回归正常。  

  “亲信干政”不过是权钱交易冰山一角

  2月17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批准逮捕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负责调查“亲信干政”事件的特别检察组指控三星电子在李在镕的指示下,向“亲信干政”事件核心人物崔顺实提供数百亿韩元资金支持,有行贿等嫌疑。

  本月18日、19日、22日,特检组连续对李在镕进行调查,就2014年9月至2016年2月其与总统朴槿惠的3次单独会面中是否就继承经营权一事请求政府支持等展开讯问,以进一步推进对朴槿惠受贿嫌疑的调查。分析认为,李在镕被外界视为朴槿惠与三星之间内幕交易的核心人物,逮捕李在镕将有利于对朴槿惠受贿嫌疑的调查。特检组接下来将集中精力对朴槿惠展开深入调查。

  崔顺实涉腐财团“收到”的大企业出资额共达774亿韩元(1美元约合1142韩元),除了三星,为其捐款的还有现代汽车、SK集团、LG集团、乐天集团等16个企业集团下属的53家公司。虽然有不少企业掌门人在出席国会“亲信干政”事件听证会时表达了“无奈情绪”,“企业很难拒绝青瓦台出资的要求”,然而部分企业难逃行贿嫌疑。

  有分析指出,三星是突破口。而SK集团会长崔泰源获赦出狱、乐天集团获得免税店经营权等,均被怀疑是与朴槿惠进行了不正当“交易”。特检组的调查期限将于本月28日到期,目前已向代行总统职权的总理黄教安提出延长调查期限申请。如果延期获批,特检组计划就其他大企业与政府之间是否存在权钱交易展开深入调查。

  韩国政治权力和财阀企业间的相互影响,在韩国历史上一直有迹可循。“亲信干政”事件不过是权钱交易冰山一角。韩国媒体指出,基于水原大学教授李汉九《韩国财阀史》等研究结果来看,韩国政治权力和财阀经济勾结始于国家成立之初。韩国政府将日本强占时期遗留下的资产和美国援助物资分配、转让给企业。朝鲜战争后韩国忙于国家建设,政府发包工程需求大,而在1957年银行股份出售生效前,金融机构属政府。此后的一段时间,军政统治主导经济增长、培育企业财阀,介入各种项目许可,强制向大企业收捐款等,政治权力主导财阀经济迎来了“鼎盛”时期,出现了“糖精走私”事件等。直至1987年,修宪进程的启动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青瓦台“无所不能”的绝对权力格局,但总统选举、政治资金依旧存在不少问题。

  斩断官商勾结的根源才能激活经济

  韩国中国经济金融研究所所长全炳瑞告诉本报记者,家族财阀在韩国近代国家经济发展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曾经出现过政商严重依附、渗透的时期,后随着企业发展,力量强化,特别是金融危机后,政府对大企业管控能力急剧削弱,政商关系发生了一些积极变化。

  李汉九认为,如今韩国官商攀附因企业力量增强而发生改变,企业捐款是从交易角度出发的。为了项目通过审批、获得政府支持,以合法形式进行秘密交易的嫌疑不断增加。

  韩国不少民众认为,“亲信干政”事件证明了几十年来韩国官商勾结格局的改变仍有不足,长此以往企业将丧失动力。参加周末大规模烛光集会的一位大学生说,比总统下台更重要的,是查明“亲信干政”事件真相,清算勾结腐败陋习,建立一个公正社会。

  而韩国财界则认为在韩国经济长期低迷、外部形势严峻的当下,对GDP贡献率近20%的龙头企业掌门人被捕影响消极,如果调查范围进一步扩大,大企业经营、投资、品牌信誉等或将面临萎缩风险,会让韩国经济复苏难上加难。

  应该选择“经济发展”还是“清算积弊”?韩国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指出,只有果断地斩断官商勾结的根源、清算财阀积弊,才能激活经济。对于如何走出官商勾结的恶性循环,有观点认为,推进企业支配结构改革至关重要。要形成政治权力无法强行索取的企业,应完善内部结构,增强经营透明度。

  韩联社指出,官商勾结并非仅凭财界努力便可杜绝。韩国社会应加强对政治权力、政府机关以及对企业经营的长期监督和监管,增强行政透明度,形成一种健康的政商关系以及官商勾结无处容身的社会环境和文化。

  《人民日报》(2017年02月23日2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