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南共市和太平洋联盟开展对话与合作

应对危机,拉美力推区域一体化


时间: 2017-02-15

  核心阅读

  2月12日晚,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对智利进行国事访问,与智利总统巴切莱特签署了《查卡布科宣言》,倡议促成南方共同市场(以下简称南共市)与太平洋联盟成员国外长会议,推动拉美一体化发展。

  两国总统在记者会上重申,国际大环境下保护主义倾向抬头是对全球稳定和包容性发展的威胁。巴切莱特表示,拉美人民曾在艰苦卓绝的独立战争中取得胜利。眼下,拉美乃至全世界各区域发展都面临巨大挑战,此时拉美国家应该更坚定地团结起来,把握好拉美新的发展机遇,抵御外部环境可能的负面冲击。

  “拉美国家需要在两个最重要的区域合作组织带领下共同渡过难关”

  南共市和太平洋联盟分别成立于1991年和2012年,是拉美最重要的区域性经济合作组织。涵盖巴西、阿根廷和委内瑞拉的南共市覆盖人口超2.9亿,2015年国民生产总值超5万亿美元,促成成员国间贸易和对外贸易显著增长,为各成员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而由智利、秘鲁、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组成的太平洋联盟奉行“自由贸易”的路线,以促进联盟内货物、服务、资本和人员自由流动为宗旨,在2016年实现了成员国间92%的货物和服务贸易零关税。此外,太平洋联盟强调与亚洲国家的交流与合作,为其对外贸易和投资领域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新活力。

  2016年6月,阿根廷向太平洋联盟递交申请,希望成为观察员国,且首次出席该组织峰会,意味着南共市与太平洋联盟的首次“亲密接触”。阿根廷《号角报》报道称,马克里一直致力于促成两大组织建立适当的对话与合作机制,并有意愿讨论两个区域一体化组织间签订自贸协定。马克里表示,加强区域组织的合作对推动贸易更大程度自由化有重要意义。

  “近几年,巴西、委内瑞拉和阿根廷分别遭受不同程度经济动荡,国家陷入困境,也给拉美其他国家带来了不利影响。在这一背景下,南共市也面临着创建以来的最严峻考验。”瓦加斯基金会研究员伊万德罗·卡瓦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此时加强‘一体化进程’、推动拉美区域合作,可以说是历史的选择。拉美国家需要在两个最重要的区域合作组织带领下共同渡过难关,在全球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卡瓦略强调,由于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利益诉求也不尽相同,拉美一体化仍存在“不和谐声音”。但从长远看,从经济一体化到政治、社会、文化和外交等一体化仍是拉美未来发展的趋势。“大宗商品价格疲软对拉美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地区经济增速整体下滑。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主张自由贸易、开放市场和面向亚太的太平洋联盟依然保持了稳定的发展势头,无论是增长率还是吸引外国投资额等指标相对优于南共市。阿根廷之所以在近两年迅速调整外交政策,经济因素是主要指导。阿根廷加速与拉美太平洋联盟国家的经济整合,不仅可以在本地区拓展超过两亿人口的新市场,而且可以借助太平洋联盟国家的贸易渠道联通亚太,特别是与中国的交流合作。”

  “中国坚定表达了对全球化、自由贸易的支持,这正是拉美发展所需要的”

  据智利《信使报》报道,由阿智两国主导的南共市和太平洋联盟成员国外长会议可能于4月召开,拉美各国将联合寻求解决内部问题的办法,并对抗外部因素的负面冲击。

  “边境墙”事件发生后,墨美关系降至冰点,也引发了其他拉美国家的担忧。玻利维亚总统莫拉雷斯建议,墨西哥应该将目光转向拉美国家,进一步促进拉美地区的一体化融合;秘鲁总统库琴斯基也表示,秘鲁不赞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思想,会继续寻求更大程度的经济开放和自由贸易,将与包括中国、印度和澳大利亚在内的亚太国家深化贸易伙伴关系;智利政府决定,停止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法律程序,并表示期待同太平洋联盟成员国和其他太平洋国家加强贸易合作,支持墨西哥对抗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

  乌拉圭拉丁美洲一体化协会秘书长阿尔瓦雷斯也认为,拉美国家应该团结一致反对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建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有力的回应就是达成政治共识,建立拉美经济和贸易全面协议,提高拉美跨区域贸易合作,发挥各国经贸互补优势”。

  卡瓦略指出,美国提出的新政策给拉美各国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压力。一方面,特朗普表达了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另一方面,他要对拉美实施更严苛的移民政策,这都让拉美国家感到不安。因此,拉美国家更加重视双边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集体将目光投向世界其他地区。

  “近20年来,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的高速发展给我们带来了机遇。中国对大宗商品的强劲需求让拉美市场保持着较高活跃度,中国企业‘走出去’,为我们带来了大量的投资和先进技术,并为当地创造了众多就业岗位。”卡瓦略表示,在如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国在多个场合坚定地表达了对全球化、自由贸易的支持态度,这正是拉美发展所需要的。此外,中拉关系“升级”,双方提出打造“中拉命运共同体”,拉美坚信中拉双方的利益是一致的。“两大区域组织加强与亚太地区沟通与交流的倾向,将成为抵御外部复杂环境冲击的关键和拉美未来重要的增长点。”

  《人民日报》(2017年02月15日2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