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土耳其.jpg
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土耳其“安全区”计划搅动叙利亚战局


时间: 2017-02-14

  

  自去年8月土耳其宣布军事介入叙利亚冲突以来,叙北部战局走向发生重大改变。图为去年12月,在土耳其的参与斡旋下,反对派武装和其家人撤离叙北部城市阿勒颇。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2月12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媒体说,土耳其军事行动的最终目标是在叙利亚北部建立一个5000平方公里的“无恐怖区域”,同时在此区域内建立“安全区”,以便被土耳其收容的叙利亚难民返回家园。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这一动议针对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二是库尔德武装。  

  战略缓冲地带将有助于缓和安全形势

  据悉,土耳其规划的“安全区”将从土叙边境城镇杰拉布卢斯向南延伸,覆盖战略要地曼比季,一直推进至距离叙利亚重镇阿勒颇约50公里的巴卜。除了能够安置、收容难民,该地区还将成为土耳其与叙利亚之间的战略缓冲地带。埃尔多安说:“我已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分享了这一想法,并同德国等北约盟国就该问题展开了磋商。土耳其已经准备在该地区进行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工作。”

  土耳其目前的安全形势非常严峻,恐怖袭击频发,特别是针对伊斯坦布尔等大城市的恐怖袭击事件凸显出不断增加的安全风险。目前,土耳其的安全威胁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如“库尔德自由之鹰”这样的库尔德武装组织,另一个就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武装一直是土耳其的心腹大患,他们与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工人党内外呼应,谋求建立库尔德人独立国家,因此被视为土耳其国家安全最重大的威胁。根据土耳其方面的设想,“安全区”的建立不仅能够防止“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向土耳其国内渗透,减少发生恐怖袭击的可能性,还能够从空间上彻底阻断库尔德势力在叙利亚北部汇合的途径,为未来土耳其在叙利亚局势中进一步积累政治筹码、控制库尔德人势力创造条件。

  深刻地缘政治背景催生“安全区”动议

  自去年8月24日开展“幼发拉底河之盾”军事行动以来,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已经达半年之久。分析人士认为,此时提出设立“安全区”的提议有着深刻的地缘政治背景。埃及金字塔政治与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穆阿泰兹·萨拉玛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叙利亚建立“安全区”已经不是土耳其第一次提出了,埃尔多安此时再次重提,有两个深刻的背景。第一,目前,在叙利亚战场上,经过各方力量的持续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力量被削弱,战略空间被大幅压缩,建立“安全区”的现实条件正在形成;第二,美国的态度在发生变化。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对于土耳其方面提出的建立“安全区”“禁飞区”等都表示反对,因为美方不想承担更多的军事责任。不过,随着特朗普政府上台,美方的态度发生改变,正在对“安全区”进行评估,这也为埃尔多安此时再打这张牌提供了新的条件。埃尔多安在讲话时特意强调了土耳其和美方、北约进行了沟通,意在显示在建立“安全区”问题上土耳其并不是孤立的。

  土耳其政治评论人士叶海亚·博斯坦在土耳其《每日晨报》上发表题为《巴卜之后:幼发拉底河之盾2.0》的文章称,对于土耳其来说,巴卜意味着安全区的南部边界,“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将到此为止,但这并不意味着土耳其军队将离开叙利亚,一种更可能的情况是,土耳其会以一个新的名称来开始新的军事行动,以作为“幼发拉底河之盾”行动的延伸。

  穆阿泰兹·萨拉玛说:“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因素都决定了土耳其未来不会轻易从叙利亚离开,它仍然是影响叙利亚局势的一支重要力量。库尔德人的力量不会随着‘伊斯兰国’被消灭而减弱,相反,他们的力量有可能在对手覆灭后大幅提升,这对于土耳其的国家安全来说并非有利。现在提到‘安全区’,大家更关注的是它在应对叙利亚局势外溢效应上的作用,但对于在土耳其与库尔德势力之间的作用也同样不能忽视。有理由相信,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土耳其的军事力量会在动荡的叙利亚继续存在,‘安全区’的安全一定是来自军事实力的保障,否则将是幻影。”

  《人民日报》(2017年02月14日2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