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民主危机.jpg
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时事纵横

民调显示,民众对民主制度信心降至40多年来最低

澳大利亚 民主危机正在显现


时间: 2017-02-13

  近来,澳大利亚民众对民主制度和政府的不满情绪不断升高。图为去年联邦议会选举时,澳大利亚民众对选举结果和国家政治走向表现出忧虑情绪。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近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对现行民主制度的信心降至40多年来最低点。四成澳大利亚人对现行民主制度不满意,只有26%的民众对政府信任,7%的人认为政府在过去一年对经济产生了积极效果。多数接受调查的人认为,澳主要政党没能满足民众对良治的渴望。负责此次调查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学教授伊安·麦卡利斯特说,西式民主的危机正在显现。

  “西方国家民众对政治家的希望幻灭是当今世界的普遍现象”

  多年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都会在联邦议会选举后进行调研。麦卡利斯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调研目的是研究人们对于政治和选举态度的变化以及背后的原因。这是与数十个议会制国家共同进行的学术调研活动。

  “调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以至怀疑是数据统计出现了失误。”麦卡利斯特说,但经过反复核实,确定结果是真实可靠的,那就是澳大利亚人对政治家和民主制度的信任程度在短期内大幅下滑。他认为,调查结果与国际环境有一定关联,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意大利等国得出的结论很类似。

  “西方国家民众对职业政治家的希望幻灭是当今世界的普遍现象,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结果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在麦卡利斯特看来,出现上述结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西方国家当前经济形势疲弱,澳大利亚也不能幸免。人们对政府重振国家经济的能力深表怀疑,对政客们许下的种种美好诺言和愿景不再抱有幻想。“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往往会向选民许下诸多实现不了的承诺,当期待一次次落空,人们的希望注定要破灭”。

  麦卡利斯特认为,目前看来,西方国家民众对民主制度的信任下降问题,如果不在5年内解决,鼓吹民粹的政党就可能大行其道,真正的危机将会来临。

  “我不知道政府都在忙什么,好像议员们除了辩论和吵架不会干别的”

  在实行议会民主制的西方国家里,通常新一届政府上台之初,人们对其抱有期待,民意支持率较高,而后政府表现让人失望,支持率逐年下降,最后政府出现更迭,新政府支持率又上升。这是西方民主制度下的一种循环往复。麦卡利斯特说,在2013年的选举后,澳大利亚政府打破了这种循环,其民意支持率始终在下降。“另一项长期调查的结果或许能够解释这一现象。从2010年起,澳大利亚人对良治的渴望与日俱增,换句话说,无论哪个党上台执政,澳大利亚人都认为他们的政府不够好。这说明澳大利亚民众对自己国家的政府和制度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

  “我不知道政府每天都在忙什么,好像议员们除了辩论和吵架不会干别的”,大卫·罗斯在维多利亚州经营一家农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丝毫不掩饰对政府的不满。“其实大学教授们根本不用做调查,我身边对政府感到不满的人比比皆是。”罗斯说,澳大利亚政府的行政效率之低也让人难以忍受,“我儿子出生时政客们就在辩论是否有必要修高铁,今年我儿子都结婚了,他们还在辩论是否有必要修高铁。”

  麦卡利斯特说,良治的基本要素是在制定和实施公共政策时的高效率,以及勇于满足民众需求的担当。“很明显,澳大利亚政府的表现与良治相差甚远”。

  除了行政效率低下,当普通人承受经济不景气之痛时,政府高官依然奢靡成风,引发澳民众的极大反感。日前,澳大利亚卫生和体育部长苏珊·利因涉嫌公费旅游被迫引咎辞职。根据当地媒体报道,苏珊·利在近两三年间至少16次去黄金海岸度假,住五星级酒店,而普通澳大利亚家庭为了去一次黄金海岸要省吃俭用好几年。类似的事件在澳大利亚政坛层出不穷,麦卡利斯特认为,这是导致人们对政客和现行制度信任度大跌的直接原因。

  “实现高效而又负责任的良治,就必须对现行体制做出重大改变”

  另一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彼得·德赖斯戴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澳大利亚在过去10年间走马灯似的换了7任总理,民众对政府的执政能力以及对主要政党的信任程度出现下降是必然的。在去年的选举中,有超过25%的选民把选票投给了非主流政党,这在澳大利亚历史上是很不寻常的。

  “不过,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的情况还不完全一样,美英等国的民众对民主制度的信任度要低得多,而澳大利亚人对民主制度的满意度是从一个较高的水平出现下降的。”德赖斯戴尔说,过去30年来澳大利亚经济并没有出现衰退,社会矛盾也不是特别突出。

  调查结果给澳大利亚政府敲响了警钟。麦卡利斯特说,政府官员今后必须更接地气,加强与民众的接触,了解他们的需求,而且一定要严格自律,慎用公款。此外,官员对自己的能力要有清醒认识,千万不要再给选民开空头支票。

  由于经济不景气,澳政府近年来削减了在医疗、养老、教育等民生领域的开支,但是官员自身的利益却未受影响。25岁的詹姆斯是一家药店的售货员,他告诉本报记者,在很多澳大利亚人眼里,政治就是党派斗争,而非为民众提供良好的服务。麦卡利斯特认为,“要想实现高效而又负责任的良治,就必须对现行体制做出重大改变,但这谈何容易”。

  《人民日报》(2017年02月13日2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