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世界政党

黎巴嫩议会选举折射大国博弈


时间: 2018-05-10

  黎巴嫩新一届议会选举最终结果8日出炉。什叶派政党真主党及其政治盟友拿下超过半数议席,成为此次选举最大赢家。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新一届议会整体架构变化不大,但作为真主党支持者的伊朗在黎巴嫩的影响力将进一步增强。裹挟在伊朗与沙特、美国与俄罗斯等大国博弈之下,黎巴嫩政治权力的重新分配将给本已复杂的地区局势带来新的变数。

  最终选举结果显示,“什叶派双雄”真主党和阿迈勒运动所获席位较上次选举略有增加,合计29席。再加上自由爱国运动等盟友,真主党阵营获得超过议会半数席位的“简单多数”,但未达到超过三分之二席位的“绝对多数”。

  总理哈里里领导的未来阵线仅获21席,比2009年议会选举时减少13席,从而降为议会第二大党派,但仍保持议会第一大逊尼派政党的地位。

  由总统奥恩创建的基督教政党自由爱国运动席位显著增加,以29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派。同属基督教政党的黎巴嫩力量拿到15席,比之前近乎翻番。另外,社会进步党、长枪党等传统势力同样榜上有名。

  根据宪法,黎巴嫩议会共设128个议席。此次议会选举采用新选举法,取消原先“赢者通吃”的做法,改为比例代表制。按照黎巴嫩的教派分权体制,总统、总理、国民议会议长分别由基督教马龙派、伊斯兰教逊尼派、伊斯兰教什叶派人士担任。

  黎巴嫩政治分析师萨米·纳迪尔说,新一届议会版图呈现“碎片化”,整体而言权力天平向真主党阵营倾斜。而政治分析师维萨姆·拉赫曼认为,黎巴嫩主要党派间互有联盟关系,此次议会选举结果并没有真正改变各派之间微妙的战略平衡。

  长期以来,受地缘政治影响,黎巴嫩深受地区大国伊朗和沙特的影响,同时背后也有俄罗斯和美国角力的影子。

  分析人士认为,从选举结果看,伊朗在黎巴嫩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强,沙特则相反。从2016年奥恩当选总统到2017年哈里里辞职风波,在黎巴嫩问题上近年来呈现出“伊朗进、沙特退”的势头,这其中包含多方面原因。

  首先,受国际油价下跌等因素影响,沙特经济受到冲击,再加上内部纷争,无力顾及黎巴嫩。反观伊朗,一直在财力、物力上坚决支持真主党,帮助其逐渐壮大。

  其次,在叙利亚战场上,伊朗和俄罗斯支持的叙政府军已掌控战局,而沙特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几乎偃旗息鼓。在也门战场上,沙特也陷入苦战,这令它无心也无力过多介入黎巴嫩事务。

  有观点认为,沙特正在调整战略,想在黎巴嫩放弃哈里里,寻找“新代理人”。

  伊朗外交部7日在一份声明中承诺,支持黎巴嫩任何当选政府。8日,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的国际事务顾问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说,这次选举明显是黎民众支持真主党、反对以色列和沙特的胜利。

  舆论认为,尽管哈里里一再表示,黎巴嫩应坚持“不卷入地区冲突”的政策,但真主党阵营占据议会多数席位后,可能更加亲近叙利亚和伊朗,反对沙特及以色列,由此或将引发新的矛盾。

  贝鲁特美国大学客座教授法里德·阿布德认为,真主党和以色列都会计算战争成本,目前来看双方暂时不会真正爆发冲突。

  按照日程,黎巴嫩新一届议会产生后,现任政府将解散。总统将与新议会磋商,提名新的总理人选,之后候任总理将就新一届内阁人选与各政治派别沟通。

  分析人士认为,从此次议会选举结果来看,新内阁的组建可能又是一个“紧张、复杂”的过程,各派可能会在一些关键职位上纠缠不休。

  哈里里和真主党总书记哈桑·纳斯鲁拉7日均呼吁尽快组建新政府。纳斯鲁拉说,议会选举结束后不应浪费时间,新政府的组建不能再耗时七八个月。

  分析人士预计,由奥恩的女婿、现任外长巴西勒领导的自由爱国运动和真主党阵营接下来仍然会提名哈里里出任总理,组建新一届联合政府。不过,哈里里也可能面临来自前总理纳吉布·米卡提等竞争者的挑战,届时沙特的态度或成为关键因素。

  此外,尽管真主党在选举上赢得暂时胜利,但未来的政治道路仍旧阻力重重。此次议会选举结果虽然巩固了真主党的地位,但也可能会导致美国等反对伊朗和真主党的国家削减对黎援助。从长远看,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黎巴嫩今后政局仍会继续受到大国博弈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