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党际交往动态

中国共产党对外交往又放了一个大招儿


时间: 2017-01-16

  1月12日下午,乘专机由河内抵达北京首都机场专机楼后,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一行开启了大约一百小时的访华行程。或许您已经注意到了,中国和越南之间的高层往来,总是把领导人的党内职务放在前面,这次阮富仲访华也不例外。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长期关注发现,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往,以其独到秘笈形成了中国外交的一支不可替代的力量。今天,就跟政知君一起翻翻这部“秘笈”,看看这次政党外交又放了什么大招儿?

  赴约

  邻国执政党的总书记来华,第一件事做什么?

  人民大会堂,高层会面。

  其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在人民大会堂等候。阮富仲抵达后,习近平即在北大厅为其举行欢迎仪式。现场如下:

    △ 北大厅的欢迎仪式     供图 | 新华

    这次访问仍然具有鲜明的政党特色。随同阮富仲来访的,有越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教部部长武文赏等五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以及八名中央委员。

  阮富仲是习近平今年接待的首位政党客人。不止如此,此次会面还是阮富仲在越南共产党十二大连任总书记后首次访华,也是阮富仲本人新年后的首次出访。

  茶叙

  阮富仲在北大厅参加欢迎仪式后,中越两党领导人移步举行会谈。

  会谈时采取的是谈判桌的形式,包括两党总书记在内,双方各15人,分两边落座,形式显得严肃。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会谈采取同声传译,但仍然超过原计划时长。 

  在阮富仲此行中,中共为两党领导人灵活设计了一个特殊内容,人民大会堂澳门四季厅内的小范围茶叙。据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了解,正式访问中采取茶叙这一形式还是第一次,当属外交形式上的创新,两党领导人借此机会“交流交心”。

  同中国一样,邻国越南不仅是热爱饮茶的国度,也是产茶大国。越南与中国广西和云南接壤,茶叶的种植在越南也已经有三千多年历史,茶园遍布。

  据新华社描述,习近平引导阮富仲走到茶台前驻足观看,向阮富仲介绍中国传统茶艺。随后两党总书记落座品茶,叙谈茶文化和中越两国人民友好。悠扬古乐,氤氲茶香,体现中越文化相通。

  “‘茶’字拆开,就是’人在草木间’。”习近平对阮富仲说,“今天,我和总书记同志以茶论道,交流交心。让我们把中越关系巩固好、发展好。”阮富仲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茶礼

  关于茶的故事还有。

  阮富仲一行结束北京的两天行程后赴杭州进行访问,在杭州河坊街参观时,阮富仲走进一家茶铺。茶叙“搬到”杭州继续进行,阮富仲向陪同的中联部部长宋涛谈起了与习近平总书记一道品茶,表示亲切与感动。 离开茶铺时,阮富仲还特意买了一份杭州的茶叶,带回越南。    

  不仅茶文化相通,越南还有过春节的文化。这也让阮富仲此行多了另外一个意义,添了另外一种氛围。在京最后的行程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宴请,宴请的主题正是庆祝中越建交67周年暨2017年迎新春友好活动。  

 

△ 迎新春友好活动    供图 | 新华

  习近平还向阮富仲赠送了一份礼物,越南人民领袖胡志明主席1942年手书汉语诗作《走路》的复制品,“重山登到高峰后,万里舆图顾盼间。”表达对两国携手前行、合作共赢的希望。

  双签

  政党高层访问过后,会给两国带来哪些实实在在的改变吗?

  阮富仲访问过程中,在两党领导人见证下,多份合作文件签署。听着有点抽象,但政知君了解到,这里面都是实打实的干货。

  例如,中联部部长宋涛与越共中央对外部部长黄平君在两党总书记见证下签署《中国共产党和越南共产党高级干部培训合作协议(2017-2020年)》。

  此外,双方相关部门负责人还签署了关于中越陆地边境口岸合作、北部湾渔业合作、双边贸易中的食品安全合作、旅游合作、融资与双边授信合作等文件,两国还达成一致将合拍电视专题片。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需要签署的文件一摞叠一摞,由于签署的文本过多,为了提高效率,采用双签的方式,所以,每个签署人都是一次签署两个文本,省去程式化的互换文本过程。14个领域的合作文本在两党总书记见证下签字落印,即将在人们生活中启幕。

  在这场政党引领的两国外交中,还包括一些其他的务实安排,例如,在浙江期间,阮富仲出席了一场与中国企业家的见面会。

  在本次访问发布的中越联合公报中写道,“中方鼓励代表中国先进技术和发展水平的企业赴越南投资符合越南需要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项目,鼓励中国企业扩大进口越南有竞争力的商品,同时愿为越南企业来华投资兴业创造便利条件,越方对此表示欢迎并愿为中国和越南加强经贸合作创造便利条件。”双方支持两国企业加快解决有关合作项目遇到的困难和障碍。中方同意越方在中国杭州设立贸易促进办公室,愿继续为越南在华有关地方增设贸易促进机构创造便利条件。

  引领

  像越南一样,中国与多个国家的高层往来均具有鲜明政党外交特色,发挥了独特的引领作用。例如,2015年,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出席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并对朝鲜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十八大以后,在尚未有过国事访问的情况下,这次政党外交引发了外界的关注,也被认为发挥了独特作用。

  此外,中共与缅甸的政党高层也均保持了频密的互动,这种互动在一些时候给予了中国外交以顺利和助力。2015年,应中国共产党邀请,昂山素季率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代表团访华就被认为是颇有意义的政党外交事件,是中国共产党与在野党保持友好交往的一例。

  据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介绍,2016年,120余个各级党际出访团组走出国门,接待300余个国外团组来访。宋涛表示,中国共产党对外工作重“周边”政党:着力加强同周边国家执政党关系,创建与湄公河国家政党对话机制等。中联部的全称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正是负责中国共产党对外工作的职能部门,政党外交是其担负的重要职责。

  其实,越南和缅甸就是政党外交“深耕周边”的例子。迎接阮富仲一行前半天,宋涛正在北京会见中央执委、马圭省省长昂莫纽率领的缅甸民盟干部考察团。再如,蒙古人民党主席、国家大呼拉尔主席恩赫包勒德也是中国的“熟客”。

  不止如此,在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往中,与中国周边的柬埔寨、印尼、老挝、泰国等周边国家的政党各个层面均保持了高频互动,并可以看出,已经在全方位进行布局。在中联部的网站上,几乎每天都有不同国家的政党的名字出现。

 

 

  △随机截取的中联部官网上的党际交往动态

  人情

  那么,政党外交到底与政府间交往有什么不同呢?

  政党交往在国际上是个新课题。如果说与政府间交往有什么不同,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赵明昊接受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采访曾表示,政党外交相比较而言具有更灵活的特点。通常,政党外交所受外交规则和礼仪的限制少,对于对等性等要求也没有那么讲究,也因此对外交往的形式可以更为多元。

  政党外交是人际的外交,广交朋友,讲究人情。政党外交的对象可以是执政党,也可以是在野党,可以是秉持相同政见的政党,也可以是意见向左的各类党派。       

  还有另外一个特点,政党作为现今世界的政治活动的主体,每次相逢必谈治国理政。此次阮富仲来访,双方就谈及了执政经验交流的问题。

  此外,中越双方签署的联合公报中就指出,执行好两党合作计划(2016-2020年),发挥好两党对外部门的协调推动作用,继续办好理论研讨会,实施好两党干部培训合作计划(2016-2020年),加强两党中央部门和地方特别是接壤各省(区)党组织间交流合作,加强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制度建设、反腐倡廉建设、深化改革和全面革新、依法治国等治党治国经验交流,共同提高执政能力和水平。积极推进中国全国人大与越南国会、中国全国政协与越南祖国阵线之间的友好交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