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20170313634567533662.jpg
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对外工作纪实

交流与对话塑造世界未来安全与繁荣

——多国和平安全智库学者谈“当今世界安全局势及其特征”


时间:2017-03-02

  2017年3月2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万寿论坛”系列活动之“当今世界安全局势及其特征”主题对话会在北京万寿宾馆举行。来自欧洲5国和周边6国的和平安全组织领导人、智库学者代表,围绕当前国际安全局势及其特点、国际安全局势复杂动荡的成因等问题,与中央党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防大学、北京大学等单位专家学者及青年师生深入互动交流。

中联部研究室主任栾建章、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秘书处副秘书长陶涛共同主持论坛

  不确定性增加是当今世界安全面临的重要挑战

  在发言过程中,各国代表均多次提及“不确定性”(uncertainty)一词。

  马来西亚拉曼大学副校长钟志强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7年世界经济增速将进一步下降,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将面临更多的挑战,世界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强。此外,特朗普的上台使美国的内外政策更具不确定性,而美国的一举一动都将直接影响到世界政治、经济和安全局势的发展演变。

  捷克查理大学安全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帕雅尔·米契卡指出,目前美国和英国都在调整政策,“内向”趋势日益显著。陷入困境的欧盟自顾不暇,而俄罗斯通过在叙利亚、乌克兰等地的不断介入力图重返世界舞台中心,大国内外政策的剧烈变化成为影响世界安全局势发展变化的重要不确定性因素。

捷克查理大学安全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帕维尔·米契卡作主旨发言

  思维与认知差异是导致不安全的重要因素

  印尼科学院政治中心高级研究员伊莉妮·希拉斯瓦里·贾娅特丽指出,中国和印尼两国关系近年来发展迅速,双边各领域合作不断加深,但并非所有印尼人都将中国视为朋友,部分印尼精英和智库甚至对中国的“海上扩张”表示忧虑,而两国之间的彼此认知差异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钟志强指出,许多国家的民众在媒体影响下,更多关注与切身利益相关的信息,而不能以更加开放、客观、全面的思维正确认识周遭事物的发展变化。比如,东盟内部有些人认为“一带一路”构想是“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担心中国的真实动机在于“扩展海外利益”。在马来西亚,不同社会群体对于中国的态度不尽相同,部分人认为中国投资兴建的项目(例如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建设项目)目的在于控制马来西亚的经济命脉。但事实上,中国与马来西亚在各领域、各层次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缅甸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觉觉昂认为,当今世界安全诸多问题的根源在于“仇恨”二字。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人们难以相互理解与包容,往往因相互仇恨、相互歧视而大打出手。

  帕雅尔·米契卡指出,在西方,民粹主义正在兴起。他们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不断散布虚假信息或夸大事实,从而人为放大民众心中的恐惧和不满,并以此来吸引眼球、提高支持率。这种“饮鸩止渴”之举塑造了民众对世界安全局势发展变化的错误认知,导致各国政府面临来自民众的巨大压力,增加了在战略决策、政策制定方面出现失误的可能性。

  中国领导人对世界安全局势的判断具有深刻的历史洞察力

  在发言中,各国代表多次引用中国领导人的有关论断,作为描述当今世界安全局势特征的重要论据。

  钟志强指出,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认为和平与发展两者之间存在重要联系,和平能为发展提供更好的环境,只有保证和平,才能促进发展。当前,中国与东盟在政治安全领域的合作滞后于经济,导致部分东盟民众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真实目的产生怀疑。从这一点来看,“先和平、后发展”的观点具有一定的预见性。

  伊莉妮·希拉斯瓦里·贾娅特丽指出,1984年邓小平提出世界主要面临和平和发展两大问题,和平问题主要指东西关系,发展问题主要指南北关系,邓小平的这一论断对于把握当今世界安全局势的发展变化仍然具有重要意义。

  帕雅尔·米契卡称,习近平主席在世界达沃斯论坛演讲中指出,“今天,我们也生活在一个矛盾的世界之中。一方面,物质财富不断积累,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人类文明发展到历史最高水平。另一方面,地区冲突频繁发生,恐怖主义、难民潮等全球性挑战此起彼伏,贫困、失业、收入差距拉大,世界面临的不确定性上升”,这一论断十分准确,诚如习近平主席所言,目前世界安全局势日趋复杂多变,已进入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不确定的时期。

 

芬兰“更安全全球”(智库)研究员琳达·尤西拉作主旨发言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为国际社会提供的重要公共产品

  丹尼斯·蒙特梅雅尔·拉拉塔提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就像“一条线”,将反恐、维护网络安全、打击跨国犯罪、应对气候变化这些“战略合作点”连接在一起,大大拓展了中国和周边国家、沿线国家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合作的广度和深度。

  钟志强指出,“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好东西”,有助于沿线国家通过开展实施一个个具体的项目,有效实现沿线各国的发展战略和安全合作对接,更好保证各国在安全、政治、经济方面的“供需平衡”。

  觉觉昂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促进各国之间加强相互合作、彼此良性竞争的绝佳方式,而倡议的最终实现有利于构建一个更加繁荣稳定的新世界。

 

外方代表提问

  加强交流对话是改善世界安全局势的最佳途径

  各国代表在发言中均强调加强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的主体之间对话交流的重要性。

  芬兰更安全全球(和平安全智库)研究员琳达·尤西拉指出,随着世界安全局势日趋错综复杂,各国和各主体之间开展开放、平等和理性的对话显得更加重要和必要,非政府组织、专家智库、个体公民等主体在参与讨论安全领域相关问题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日益显著。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搭建一个全球性安全专家网络,通过该网络可以促进各主体之间的相互交流和互学互鉴,从而更有利于解决目前世界安全领域存在的危机,并为未来可能出现的新问题做好准备,凝聚各方智慧、整合各方资源,共同致力于构建更加稳定的世界安全局势。

  丹尼斯·蒙特梅雅尔·拉拉塔指出,要理解我们的身边的人,首先要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不信任和误解,这是正常的现象。但作为一种社会动物,人类能够通过对话交流消除彼此的不信任和误解。在国际多双边舞台上,通过社会文化等领域的坦诚沟通和深入交流,建设好国家之间的“软基础设施”,国家间关系就可以实现由“合作者”到“朋友”再到“爱人”的发展演变。

  钟志强指出,国家之间的不了解和误解是诸多安全问题产生的根源,在中文中“危机”两字同时表达“危险”和“机遇”两重含义,各方在共同的危机面前,应加强相互交流与彼此了解,从而夯实务实合作的心理和文化基础,共同应对各种复杂严峻的世界安全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