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对外工作纪实

“我们不能总是在等待繁荣”——拉美学者谈“中等收入陷阱”


时间:2016-11-25

  

  “学者、作家们在提到拉美时,喜欢称之为‘未来之地’。但在我们自己看来,这多少有些讽刺的味道”,拉美社会科学理事会执行秘书长巴勃罗·亨蒂利在谈及“中等收入陷阱”时说,“我们似乎总在准备起飞,但永远也起飞不了。正如智利诗人聂鲁达所写的‘我们总在等待繁荣,但繁荣似乎永远也不会来临’。我们陷入了一个迷宫,看清迷宫是走出它的第一步”。

    

  2016年11月24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万寿论坛”系列活动之“中等收入陷阱”主题对话会在北京万寿宾馆举行。拉美社会科学理事会执行秘书长巴勃罗·亨蒂利作主旨发言,主要谈及以下内容:

  “中等收入陷阱”概念本身就是一个“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这一概念往往落入经验论,即它仅仅是在描述一种情况、一种状态,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有“陷阱”,为什么会陷入“陷阱”,没有回答“陷阱”背后的原因。所以,“中等收入陷阱”本身就有陷阱,我们首先应该避免掉进这个“陷阱中的陷阱”。如果把描述现象当作解释原因,那么就容易出现这样的对话:

  “你们现在为什么没发展起来呢?”

  ——“因为我们在‘中等收入陷阱’里。”

  “你们为什么没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呢?”

  ——“因为我们陷进去了。”

  这种描述性的概念解释,也使国家有了借口推诿卸责,把发展遇阻归结为“机会不好”、“大势使然”、“阶段性特点”等原因,而不需为治理能力不足承担责任,简单的一句“这是没办法的事”就给搪塞过去。

  再者,“中等收入陷阱”概念关于“发展”的线条过于简单,有很强的误导性。事实上,“发展”是立体的、多维度、多层次的。中国在阐释自身的政治经济社会制度时,经常用到的一个词是“中国特色”。这表明中国承认通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不止一条。人们可以不喜欢中国的道路和发展模式,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中国道路的确建立在中国国情之上,综合考虑了中国历史与现实。

  而“中等收入陷阱”使一些拉美国家认为,发展道路是单一的,我们都一样,都会经历这样的发展阶段、走这样的发展道路,甚至跟世界其他地区那些曾陷入或正处于“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没什么区别。这种想法会制约各国客观分析本国实际和特点、从而制定有针对性发展策略的意愿和能力。

  认识“中等收入陷阱”,要有正确的分析方法和分析视角

  认识“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脱离对资本主义的分析。尽管拉美曾一度被视为世界左翼的中坚力量,尽管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曾风靡一时。但拉美国家的现实远非“21世纪社会主义”所描述的场景,目前大多数拉美国家仍处于资本主义控制之下。资本主义全球化造就赢家也造就输家,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一国国内也会“有人欢喜有人愁”。“中等收入陷阱”应该深入到对国家本质的分析。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给了我们一种更广阔的视角,我们应该从本质上去认识“中等收入陷阱”。

  同时,看待“中等收入陷阱”也不能不进行历史分析。20世纪初期,拉美的一些国家发展得很不错,乌拉圭最早提出8小时工作制,智利也早于欧洲推行社会福利。但过高的福利也给国家带来财政负担和发展压力。皮诺切特执政时期,智利“中等收入陷阱”困境明显改善,巴西军政府时期,经济也发展迅速。威权政体在经济方面是取得了成效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拉美发展迅速。但也因此对美国构成竞争压力,美国采取了一些行动、介入各国政局,打断了拉美发展进程。拉美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诚然有各国自身的内部原因,但复杂的外部因素也不可忽视。

  此外,分析“中等收入陷阱”不能仅仅局限在“钱”上,这容易让民众误以为“只要我每天多挣点钱,国家总有一天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陷阱”并不只是体现为货币收入,“贫困”也不仅仅是没有钱,而是体现在方方面面上。生产结构、贫困结构、社会保障等各领域,都需要相应变革。从最宏观的方面来看,拉美大部分国家在“国际生产线”上主要靠“输出原材料、进口制成品”的不利地位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政府不可“缺位”

  伴随“中等收入陷阱”出现种种经济社会问题时,拉美国家的政治家,有时甚至是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倾向于把责任推向教育——“老师没教好,学生没学好”。连种族问题、性别歧视问题等也归咎于教育问题。当然,人力资源的教育、培养和培训的确很重要,但这不仅仅是靠教育就能解决的问题。教育不是“万灵药”,改变社会中、特别是工作机会中的不平等同样重要。比如,一个黑人女性,如果能去圣保罗大学学医,那简直可以算是奇迹。她肯定非常优秀,不仅天资聪颖,而且还具备勤奋、坚毅等可贵品质,才能冲破重重阻力,经过重重筛选,为自己赢得一个在顶级大学最好专业的学习机会。但即便如此,问题是她毕业以后真能找到工作吗?

  劳动力市场可不像励志故事那么纯洁、天真。企业可能仅仅因为你是黑人、胖子、长得不好看而拒绝录用你。拉美国家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市场僵化,反而是因为缺乏政府对市场的调控和管理。企业不会去自主解决这些问题。面对市场中的机会不平等,“看得见的手”就能够放任不管、什么都不做吗?社会自身难以应对种种复杂情况和问题,政府必须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