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对外工作纪实

欧美青年精英谈“中国观”


时间:2016-10-24

    2016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万寿论坛”系列活动之“发展中的中国:印象与亲历”主题对话会在北京万寿宾馆举行,欧美青年精英代表围绕中国发展道路、中国的国际作用和影响力等问题,与中联部、中国国际交流协会、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中国经济联络中心、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等单位专家学者及青年师生深入互动。

中国市场经济活力“惹人羡”

  欧美青年精英代表指出,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及活跃程度令人惊叹。德国青年联盟主席团成员、汉堡市议员菲利普·海斯纳说,“我来自德国海港城市汉堡,从汉堡进出口的商品几乎有一半都驶自或驶向中国,汉堡人都对中国的经济‘能量’有很真切的感受”。英国苏格兰民族党下院议员斯图尔特·唐纳森特别提到,“我发现中国人经常使用支付宝,它类似于我们的Apple Pay,但功能要强大得多,除了作为网上交易支付平台,还能进行面对面支付。比如你去街边小摊吃个面条,都能用支付宝买单,这非常方便,出门带个手机就够了。而在一些欧美国家,去小摊买东西只能用现金,较高的‘交易成本’反倒不利于小摊贩等个体经济发展。中国的支付宝甚至让我有点‘嫉妒’了。支付宝只是中国经济发展中很小的一个方面,但窥一斑而见全豹,它充分折射出中国经济的活力与生机,这也是我访华期间最为深刻的印象”。

中国成功开创了非西方发展模式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副教授博大安指出,“中国的发展使数百万中国人从贫困中脱身,而且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做出重大贡献,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如果我们只聚焦西方发展模式,认为只有西方发展模式是可行的,未免一叶障目。事实证明,中国等一些国家的发展模式也取得了成功,甚至在一些方面避免了重蹈西方覆辙。中国在现代化过程中注意城市和农村的协调发展,没有落下中西部,并重视可持续发展。因此,从国家治理质量层面来讲,中国的政治经济探索实践是卓有成效的,中国模式是‘西方模式’以外的另一种成功”。

中国是促进国际体系公平化、合理化的重要力量

  博大安指出,“中国早已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国际作用和影响毋庸置疑。近年来,中国也越来越多地主动承担国际责任。作为欧洲人,我们尊重并期待中国更多参与国际事务”。意大利众议员、众议院外委会“五星运动”党团主席曼利奥·迪·斯特法诺指出,“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及互利合作是国际合作之道,但现行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存在诸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大国角力和地缘政治斗争导致了乌克兰危机,再比如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它实质上就是‘经济上的北约’。问题是,在抵制它的同时,我们能提供一个替代性方案吗?中国在推动国际体系公平化、合理化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比如,中国和另外几个新兴市场国家打造‘金砖国家’合作平台就是一个积极的探索,加强与金砖国家合作,是意大利的一个重要选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倡议对意大利等南欧国家而言也是重大的发展机遇。西方的地缘政治战略和利己主义思维引发不少动乱,我们希望能与中国等国家共同努力构建新型国际关系,通过对话、合作来解决网络安全、反恐等国际问题。我们相信,世界各国共建一个新的未来是可能的”。

化解西方的“嫉”和“忌”,中国任重道远

  欧美青年精英代表坦承,当前西方社会仍对中国有不少误解和担忧:

  一方面,中国经济的发展让西方“因羡生嫉”。斯特法诺指出,“中国这个经济体太大了,即便是中方一个正常的市场行为都会让我们国家的中小企业饱受冲击,也就难免被贴上‘倾销’的标签。另外,由于缺乏共同的规则意识和企业文化,当中国公司进入意大利后,我们不知道该如何与中方打交道”。海斯纳提到,“中国也对国外产品施加限制,比如德国汽车进入中国市场就有一些障碍”。博大安直言,“我们知道应该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但最终做出决定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和复杂的结果”。

  另一方面,“中国崛起”使一些国家心生“忌惮”,并不得不在军事安全上“自我施压”、加大投入。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高级研究员、《外交政策》杂志特约编辑伊萨克·斯通·费什指出,“美国总认为自己是最强大的国家,自然不愿意看到一个更强大的国家出现。更重要的是,中美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美西方国家难免对中国疑虑重重”。博大安称,“中国受益于现行国际体系,但中国现在积极变革国际经济金融体系,西方受惯性思维影响很深,就会忍不住想,这个新兴强国是否会挑战现有国际格局?”

  同时,代表们也认为,欧美对中国的全面客观认知还有很大“空间”。海斯纳指出,“当前,中国与欧美彼此间的了解还不够深入。我们德国有句话说‘美好的关系来自美食’,增强人文交流是促进政治互信的有效方式。我此次访问中国深有感触,中国通过提升软实力,进一步增进与世界的相互了解和理解,仍将有巨大作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