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您的位置: 首页>对外工作纪实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南非共总书记谈国际共运当前面临的挑战及应对方案


时间:2016-09-13

 

  

  9月7日,中联部“万寿论坛”第八场活动在京举行。南非共产党总书记恩齐曼迪作了题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的全球资本主义与国际共运——南非共的思考与应对”的主旨发言,并同来自中国社科院、北京外国语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单位的数十名与会专家深入交流互动。恩齐曼迪认为:

  国际金融危机加剧了全球社会分化

  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系1929年以来世界范围内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和政治危机。此次危机始作俑者是代表垄断资本主义的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内无节制的掠夺性扩张,根源则在于资本的过度积累,以及由此引发的生产过剩、消费不足和过度投机等。危机进一步拉大了贫富差距,加速了社会分化。首先,全球资本主义及其催生的跨国公司通过跨国兼并和金融投机等手段不断“钱生钱、利滚利”,新自由主义则进一步复制和放纵这一模式,谋取巨额利润,导致全球资本和财富过度集中。其次,资本主义为维持利润,加大对工人剥削,工人工资长期不变,物价却成倍上涨,加之社会基本服务不断商品化,工人阶级和普通民众生活日益艰难,“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不平等现象进一步突出。第三,大多数资本主义政府在危机应对过程中均着眼于对银行和金融领域的“托底救市”,旨在保护华尔街那些金融寡头的利益。这种“南辕北辙”的方案导致了一种相互矛盾的现象:各国政府一方面普遍实行严苛的“紧缩”政策,要求民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另一方面却在偷偷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瓜分,其中最大的赢家是金融寡头和银行巨鳄。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危机以来仅美国就投入了超过12万亿美元用于“救市”。毫无疑问,这些钱最终都流入了华尔街大佬们的腰包。

  国际共运未能趁势掀起高潮

  国际金融危机看似为国际共运复苏提供了某种可能性。一方面,持续蔓延的危机使广大社区和民众被进一步边缘化,激起了各国民众广泛抗议,全球范围内大规模的“占领”和示威活动此起彼伏。另一方面,危机也客观上“倒逼”和刺激了一些左翼进步力量加快主动寻求资本主义替代方案的步伐。卢拉、查韦斯、莫拉莱斯等拉美左翼领导人在地区乃至全球掀起了一阵左翼和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热潮,而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在全球治理领域不断进行有益探索,尤其是建立了金砖银行,在西方控制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外,为世界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替代性选择。

  然而,近来拉美左翼连遭重挫,地区政局重新发生“右转”;“金砖方案”虽前景广阔,但各成员国内外压力仍不容小觑。全球范围内并未出现预想中的左翼力量普遍崛起和国际共运全面高潮。相反,传统左翼政党和工会力量涣散,面对严峻的客观形势难以有效应对。究其原因,一是资本主义尤其是美西方大国长期以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围堵打压,不少左翼力量难获喘息。二是苏东剧变负面效应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的信心。三是在资本主义的“怀柔”、渗透和演变下,工人阶级本身已发生了某些“质变”。四是主流媒体被资本主义垄断,工人阶级和进步力量难以有效发声。五是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势力崛起,挤压了传统左翼和社会主义力量的战略空间。

  全球左翼应有耐心、讲策略、求实效

  社会主义不会自动实现,需要我们不断去建设和推动。建设社会主义不能一蹴而就:首先,应正确认识所处环境和面临的挑战,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选择正确的方法和路径。其次,应设立短、中、长三期目标,从当前和局部着手,通过渐进式的社会变革,经由民族民主革命最终走向社会主义。第三,应进一步挖掘自身潜力,如提升金砖国家内部或左翼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水平,为经济社会变革准备条件和土壤。第四,应灵活应对资本主义冲击。既抵制防范资本主义恶意打压,又要利用和“部分参与”其市场和贸易机制,以“对冲”风险,壮大自身力量,最终摆脱其控制。第五,应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探索新的替代方案。第六,应避免无谓的争论和“清谈”,以“务实”的态度开展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并灵活运用新媒体等传播手段,打破西方的舆论“封锁”,积极向世界发出正义与进步的声音。